2011年5月12日 星期四

諮商、研究、教育三部並行對於占星團體的必要

正如我們之前說過的,嚴謹的學術研究團隊的作法對占星術來說,是絕對必要的。很多的資料,甚至傳統的認知與基本技術,都在沒有驗證的狀態下依靠傳承流傳至今。一個有良心的從業人員,必須透過冷情的判別,以及大量的學術研究,才能在中間去找尋真相。

找尋真相的道路是勞神費時的,一個研究當中光是實驗一個新方法,就是千百張的過程。而在一個學術研究當中,七八種以至於十幾種新方法的嘗試和驗證是司空見慣的。占星研究就是如此需要冷情以及毅力的工作。把骨牌疊起,再碰倒再疊起,然後循環,只為了可能找得到,亦或找不到的真相。

由於負責任的態度必然會導致超乎想像的工作量。真相的了解多少,與諮商的精準度是絕對相關。而團體在學術研究上的優勢,則是個人占星望塵莫及的。其中所能得到的領悟,也遠非一個「資料控」所能了解。

那麼為什麼諮商、研究與教育三部並重對一個占星團隊來說是必要的﹖很明顯的,擁有其二和擁有其一都會導致問題。只有在三部分同時兼具而且並行的狀況下,占星術才能有更好的未來。以下以華人兩岸三地目前能見的分類說明:

首先我們來看同時的擁有諮商和研究的。這是占星業界最普遍的狀況,通常都以個人為主。像我們在網路上常常看到在做發表,以及以諮詢營生的都是這一類。由於他們是個人的形態,研究會受到時間限制,自然程度參差不齊。即使涉足教育、也是以營生為主。擔心有人搶飯碗的心態,難以避免的留一手。

純諮商,雖然一個人只要長期的在做諮商的工作,時日一長自然的會在中間累積出經驗,但是完全的保持原狀和不求上進的可能性仍然存在。這一類的人永遠就是用幾個老招,甚至是行內的騙術。這一類屬於老江湖的沒什麼好討論的。

兼具諮商與教育,是業界第三普遍的,以個人的形態做為營生,或將諮商變相的轉變為傳播,在電視螢光幕上面看到的老師大都屬於此類。同樣受限於個人的時間,無法真正的處理學術研究。即使創造團隊也是以個人的粉絲為主。涉及教育,也由於學術程度的很久進步一次,難以避免的捉襟見肘。所以教育也以普及的程度為主,效用以宣傳和通俗為主,對於占星的發展與沿革幾乎起不到幫助。也因此在業界曾經師從電視名師而後能展露頭角,實屬鳳毛麟角。即使曾經出現過,靠著普普的程度而能堅持十年的幾乎沒有。

至於單純團隊性的諮商,通常這一類的狀況極少出現。即使出現,大多都是聚集經濟的假同盟。在文人相輕的心態下,自然的演變為少數人自稱擁有秘訣,彼此傾軋的局面,同盟的時間不可能長。

    單純的擁有研究。這種的在占星界的比例不低,但是卻不能算是在業界。實際上他們可能擁有更多的對於占星的研究熱誠。他們不需要煩惱金錢,要做不做以及什麼時間點把研究做出來,甚至完全不做出來純粹享受過程,自由度非常之高。當然這種的問題在於,沒有職業的承擔力,同時喜好的偏向過於明顯的同時甚至在最基礎上難以避免的偏頗,也因此就算是學術研究也難以避免自我假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。

    單純的擁有教育。這一類在業界的數量不多,但是仍然是存在的。一般需要夠高的知名度才能夠做到。可以單純的教學而沒有因為收入問題而需要諮商的項目。擁有其他社會背景的,容易是這一類。可能正職是傳播或是廣告界,甚至在自身的領域中已經是一個名人。同樣的有沒有真正的深入諮商,對於工具的價值與辨別度容易模擬兩可,以及個人時間限制導致研究有限的問題。

而單純擁有研究的團體,應該可以說是不曾出現過。當然在這裡指的是真正具有研究能力的,初學互相討論的不在此列。主要的原因在於:要成為一個團體,而且同時研究就必須符合木桶理論,換句話說教育的部分是無法避免的。目前華人的社會環境占星研究拿不到任何補助。而不曾出現過的原因在於研究的曠日廢時,一般人無法承擔。在沒有報酬,而團隊研究又不一定能公平分配下,甚至還得先花時間教育團隊中的其他人才可以開始研究,要真的達成有現實上的難度。

同時擁有教育與研究,這種狀況在業界也有存在。雖然一樣會受到時間上的限制。像是那種看書自學或是拜老師,甚至是在了解占星就開始整理資料寫書,偶爾幫自己的學生和親朋好友看一下,從來不接客人或是接客人的人次極少。只是把自己學會的繼續傳承下去。通常這一類的問題在於修正的機會不多所以彈性較少,也自然沒有職業的承擔力。對於工具的使用與敏銳也無法和職業諮詢的人相較量。

而單純擁有教育的團體,在華人的業界當中也不存在。通常是學生社團才會出現這種型態。只是不斷的做教育,一個團體會因此而變得沒有具體目標。人去人來一屆又一屆的更替下去。久而久之會成為只擁有過程的同好會。即使過程中訓練的出幾個人才,最終也只是幫助個人發展,沒有真正的能夠長存的具體意義。

而教育兼具諮商的團隊實際上是可行的。一批人接受訓練然後賺錢。之後不管是開課還是諮商都是在賺錢。也因此事實上只需要達到能夠應付客人的程度就夠了,也不必真的一定要永無止盡的往上爬。同樣的,欠缺學術研究的部分無法對占星的沿革有所貢獻。同時也難以經得起時代的考驗,當群眾對於服務的需求越來越高時,這種做法將失去基本的競爭力。久而久之甚至比不上個人型態的方式和服務。

綜合以上我們了解:

一, 研究必須大量而且絕對不可能單純依靠個人。

二, 無論是教育或是諮商都需要依靠學術研究作為延展基礎。

三, 學術研究最好的狀態為專業專職的人員。

四, 學術研究需要領導與清楚的方向,否則會失去前進力量。

五, 諮商的必要性在於隨時磨亮並驗證從業人員的武器與工具。

六, 個人而非團體的方式很難為占星術產生真正的階段性新價值。

七, 團體要能夠成立與緊密就無法脫離教育。

八, 客戶和群眾需求只會越來越高而不會越來越低。

九, 教育不僅僅是學術,更重要的是軟體實力如:邏輯、靈感、經驗。

十, 太過重視個人成就,將無法避免學術精神遭受淪喪。

而天隕,就是以三部並行的方式存在的。而在教育、諮商、和研究三大範疇中,天隕把學術研究放在第一順位。天隕的文化強調提升占星的沿革以及發展新價值。天隕要創造的是不同的占星環境。天隕一步一腳印的在創造占星的歷史價值與意義。

天隕以諮商和教育作為專職人員存活的方式,留下能夠做為學術研究所需的人力。以職業的諮商,觀察群眾需求做為工具的改良。天隕持續的改良教育,無論研究和諮詢教育人員,天隕都致力於做到最好。

天隕將占星的歷史發展看做是我們自己的責任。

1 則留言:

  1.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
    得到 全球的肯定

   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!同其他交易员沟通,共同讨论交易策略,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™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。

    回覆刪除